皮少杰

各種坑的傢伙

先说一下 占个tag 说个梗
跟朋友聊天 说的这张图 我说我不太喜欢我这说是不太习惯这样的北老师
但其实感觉有点hei道大佬 还是那种谈笑风生间杀人的 感觉有点腹黑就不太习惯
然后说到居老师 我表示觉得局老师腹黑就感觉很正常 就很奇怪的想法
然后脑子里冒出一个梗
两个黑道大佬强强的那种 北老师因为一些事情得罪了腹黑的居老师 (这些事属于随便想吧 我怕说出来被diss )中间出现了一些变故之后 两人相见 腹黑居想搞死北 最后关头不忍心的狗血故事
然而 我想了半天 突然想到一个文跟这个梗好像 不记得叫什么了 只记得作者叫车厘子 我还特意去百度 才想到了叫什么 如果想看的可以去看看叫「一jian成瘾」中间请拼出来
如果有太太要写 请写出来 麻烦艾特我 我想看

「林方」真相是假

说在前面

我是个特别有原则的人 我的原则就是看心情
基本上我能更就更 手机戳真的是太累了 相信我
我突然想说是因为这个故事有一半是我自己的故事所以可能大家会觉得这不是林敬言和方锐
所以我再说一下 我这个故事应该是ooc了
我要写我的故事只是因为太刻骨铭心了 我忘不了 也许写出来能放下 但是能呼应真相是假
所以后边会黑 所以先高黑预警 拒绝ky 如果有人说我的文像哪位太太的 抱歉我不知道 我写我的脑洞
再有 我需要的是评论 聊聊故事 聊聊走向 聊聊人物 否则真的不用点红心心 点过红心心的我先谢过 但是对我来说跟没人看我文一样
最后 欢迎催文 起码证明有人看
以上 如果认为我不知好歹 抱歉我可能当初太知好歹了
以下 正文

02

方锐拉林敬言出来转转不过是想让他的老林放松下来,「老林,来来来吃这个。」路痴的人见着吃的一点都不路痴,自来熟的跟自家楼下一样。
喔,也不是,一年回两次家自己都快不认得回家的路了,应该说跟在呼啸楼下一样。
转了一圈带着林敬言东吃两下西吃两下,自己的肚子肉眼可见的鼓涨起来,林敬言一旁拎着好几个袋子,不是方锐没吃完的煎饺就是他方锐没吃完的烤串。看着方锐依然咋咋呼呼的让自己这个吃一点,那个喂自己一口,林敬言依然保持着他绅士的微笑看方锐,眼里的宠溺匆匆而过的路人看不见,吃的开心都忘了自己是带被人来散心的方锐没注意,彼时还没带上一副框架眼镜的林敬言更看不到。
嗯,恐怕是瞎吧。
嗯,真是瞎了。

方锐吃的走不动路,拉着林敬言走进路边一家麦当劳,时间不算早,该回家的人也都差不多回家了,谁会去注意两个全明星进了家麦当劳。在方锐点名要了个甜筒之后林敬言大大方方的掏钱包给俩人各买了一个,看着吃不下的方锐举着吃了一半的甜筒发愁,林敬言更觉得自己就是养了个儿子。
「老林~」方锐傻了吧唧的举著手上的甜筒,装的一脸人畜无害。
林敬言不知道自己脑子抽错了哪根筋真的凑上去啃了一口然后看着方锐对着自己笑咪咪的继续啃那个自己啃了一口的甜筒。
林敬言觉得自己怕不是疯了,「方锐,时间不早了,回去吧。」说话的风格颇有些欲盖弥彰。
方锐点头答应,起立挎上林敬言往酒店走,手上还拿着那个啃不完的甜筒,直到化在手上都没彻底吃完。

进了房间林敬言催着方锐去洗爪子,「方锐大大,赶紧去把爪子洗干净。顺带把澡洗了,洗完睡觉。」
方锐乐颠颠的跑进卫生间,不久后林敬言听到了哗啦哗啦的水声,怕是方锐在洗澡了。
「老林,帮我把睡衣拿进来。」水声停下传来方锐的叫声。
林敬言认命的从方锐的行李箱里把出发前由自己亲手放进去的睡衣在亲手拿出来,「方锐,脑子呢。」
敲了门,方锐一嗓子,「门没关。」把林敬言说的楞是愣了一下,厉害了,洗澡都不关门了。推门进去把睡衣放在一边,看见方锐正在擦身。巧的是方锐此时正回头看见了林敬言,「老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催我进来洗澡的,还要怪我没拿睡衣。」说完回身抄了睡衣往身上套。
林敬言感觉自己脖子有点热。
两人本来就住同个宿舍,每天洗澡都时候都习惯了一个人出来一个人进去,唯独今天吃饱喝足的方二锐忘了带睡衣,光溜溜白花花的身子就这么爆露在了可以说是看着方锐成长成现在这样的爹--林敬言面前。
方锐什么都没说,神经大条到不行,林敬言在浴室愣了挺久才出去拿了自己的睡衣出来去洗澡。
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林敬言不仅有担当,还有喻望。热乎乎到有点烫的水淋在身上,文诌诌的林老师闭着眼睛把自己埋在水里怕热水迷了眼睛。一条白花花的身子出现在脑子里,林敬言想看到那具身体的主人却发现怎么脑补都想不出来,本来他也不擅长脑补。吓身颤微微站起来,平时手速挺快的手也快速的握住搓弄,可能是手速太快,林老师身寸的也有点快。平日特别淡定的林敬言突然不淡定的骂了句卧槽。
把自己冲干净回屋的时候方锐正抱住自己的手机睡着了,睡相依然不怎么好。

「林方」真相是假

01

呼啸战队,犯罪组合。
联盟里别具一格的组合,一个流氓一个盗贼;一个称得上老师,一个算得上学生;一个暖心宠腻,一个健气傲娇;一个林敬言,一个方锐。两个人互为后背,两个人配合默契,两个人亲密无间,两个人是联盟粉丝眼里有名的CP。
可惜,冒着粉泡泡的组合出现了裂痕。
时值第九赛季,可能是数字不太吉利,可能是联盟中新秀撅起让联盟进入了不稳定期,也可能就是联盟商业化的瓶颈。第九赛季成了多事之秋,荣耀教科书叶秋赛季中突然宣布退役,斗神一叶之秋易主;全明星周末赛场更是一片混乱,微草王杰希惜拜微草天才少年高英杰,同队的乔一帆却在同个战场被第一阵鬼战的没有还手之力;百花唐昊一番以下克上的言论一语成谶挑翻了第一流氓林敬言;嘉世孙翔带着新的一叶之秋败给老对手大漠孤烟没能了结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的十年恩怨。
「老林⋯」方锐是个「实诚人」猥琐惯了,安慰人的话,基本上是一句都不会说的。面对眼前被下克上的「老流氓」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么。
「没事。」
别人看不出这个斯文流氓的伪装,在一起这么久的方锐怎会看不出,刚想张口说点什么就被林敬言制止。
「锐锐,我有点累。」
确实是累的,林敬言一直认为自己不是叶秋他们那样的天才,既然如此只能比他们这些人更加努力,这么多年来一直追赶着这群天才的脚步他确实是累了。
方锐知道林敬言对唐昊的一战确实耗尽了心神便也不再言语安安静静的看着林敬言。他没心思看台上的比赛,他的心思都在林老师身上。
林敬言也是慌的,一场表演赛让唐昊打的下不来台,可见这小子的狂傲,确实正值当打的唐昊意气风发,两年的板凳生涯让他那颗扬名立万的心压抑不住的躁动,不是说这小子急功近利,只是在这个赛场上的有几个不想用自己的梦想名利双收?林敬言不敢说自己是那个清高的主,清高的打不了职业联盟,看看叶秋,多好的例子。可林敬言自认也不是那种急功近利的主,可就是这样的收场也让他一脸的尴尬。这小子可真是不怕让前辈下不来台啊。林敬言叹口气,可就是觉得有什么东西闷闷的堵在胸口,压抑着呼不出去。
旁边伸过一只修长的手,手上拿着开盖的矿泉水,呦呵,还是满瓶的。
林敬言接过去看着方锐笑,礼貌的微笑。这孩子的心气儿自己怎么会不知道,这是这么多年搭档,自己能给他的可能除了当初他刚来时自己给的那点微不足道的帮助就是当初他来时许给他的那张自己正在用的这张唐三打的帐号卡了。
「老林。」方锐装作看不懂林敬言的微笑,「我这只黄金右手给你开的水瓶,荣幸去吧。」
林敬言笑着回,「荣幸荣幸。」方锐就有冲上来抢林敬言手里的水瓶,「给我喝一口,给你加油喊的嗓子都干了。」
「你那瓶呢?」林敬言怕水撒在身上,拿远了瓶子。
「你喝的就是我那瓶,你那瓶不是让你上场前就喝完了。」
林敬言一怔,乎的想起今天上场前莫名紧张,喝光了手边的水。果然什么事都是有预兆的。
「老林,你是不是嫌弃我。」方锐装着柔弱,撅起嘴撒娇,林老师是那这套没辙的。
「给你,给你。」林敬言叹气。真是拿方锐当自己养大的孩子了,实在拿这孩子没辙。
方锐好说歹说也是个大大了,跟林敬言撒起娇来跟普通的小孩没多大区别。方锐眯着眼睛笑,可说是见牙不见眼,嘴叼着矿泉水瓶,舌头还在人不注意的时候嗦下瓶口。
林方二人都是没什么心情看接下来的比赛的,好在时间不长整场全明星周末也结束了,都看得出林敬言心情不佳回酒店的大巴车上没人提那一场输掉的比赛。一行人回到酒店各自回了房间。
东道主安排的很好,酒店距离场馆不远而且显眼得很特别好找,方锐作为半个路痴即便是每年都要至少来一趟的城市都是不记得路的,用他的话说就是每次来都是车接车送的谁记得路怎么走。
「老林,我饿了。」方锐一下子从酒店的床上坐起来。
林敬言听出了方锐的弦外之意,「想吃什么?」掏了手机准备定外卖。
「老林,我想出去吃,听说附近有个小吃街。」大眼睛巴巴的看着,等他答应自己,「你知道的,我路痴。」
方锐在林敬言面前总是表现得有些幼稚,林敬言有时候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太顺着他了。

桃花扇

特别喜欢我家妈妈的文风 我曾经想过再写一遍
我自知写不出我家妈妈这种疼 所以我放弃了
最近 文都梗在心里 想写也不知道从何写起
还是那句话 写了没人看 看了没人评论 没有人催文的感觉有时候也不好 一方面证明没有人期待吧
经历过没人看 经历过背叛 经历过负气退群 经历过被抛弃 写文被人说跟别人的文相像
我很感谢现在还会因为我时常不出现而想念我的人
谢谢小姐姐们

未亡人:

@皮少杰 收文
桃花扇
我叫许一霖,是个唱戏的,唱青衣,我不知道我的家乡是哪里,跟着戏班子一路走一路唱,哪有什么家乡,直到那天走到了承德,遇到了他。
我们的戏班子走到承德,搭起台子卖票开场,一个地头蛇给了班主一笔非常可观的钱,戏班子就走了,我被留下了,在我认命的跟着地头蛇走的时候,荣石出现了,他是更大的地头蛇,于是我自由了。这是一个很俗套的故事,戏文里经常演的英雄救美,如果我也算美的话。不过我也毫不例外的爱上了那个救我的男人。
他让我回家,我留了下来,因为走了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我在当地找了个戏班子入伙,然后邀他来听戏。我在台上呜呜咽咽的唱着李香君、杜丽娘,他坐在台下埋在貂里。我在台上演着生死恨、霸王别姬,他坐在台下埋在貂里。我去他家拜访,他埋在貂里我邀他吃饭,他埋在貂里。
日子就这么慢慢的过着,我知道了他喜欢吃什么菜,喜欢喝什么茶,我知道了他喜欢玩枪,知道了他手间的红宝石是他这一生都脱不开的家族责任,轻若鸿毛却又重愈泰山。我更知道了他对着喜欢的人时会紧张,说话会结巴,他对着我说话时很流利,他喜欢的人叫徐一航,一个很男性的名字,巾帼不让须眉,现实里的穆桂英。
他带他的穆桂英来听戏,我在台上唱着穆桂英,台上的穆桂英慷慨激昂,国仇家恨要剑斩番邦小丑,台下的穆桂英笑得不屑。是了,我是唱惯了杜丽娘的,我的穆桂英总缺一份英气。从此后我再没唱过穆桂英。
他想讨她欢心,遇着她却总又结巴,再次登门的时候,他正为这苦恼着,我轻轻一笑“你可以写信的呀”
他瞪大眼“我怎么没想到”
“戏文里都写着呢!我唱那么多,你都听到哪里了呢”
“啊?!额,我没想到”他脸上略略尴尬
我恍然,原来这些年,他竟没有听,是我一厢情愿罢了!
“你还可以送东西给她啊”我继续笑着,心脏钝钝的痛着
那一天,我帮他想了很多的对策,他很开心,直说我是他的好兄弟,我,也很开心……
后来,我不再邀他看戏吃饭了,登门拜访也少了,因为那天他无意中说出他的穆桂英似乎对他这些做派不喜。我不邀他也便不来,本来么,这一切都是我在主动,我在,一厢情愿。
但我想他,疯狂的想,终于忍不住,我还是去了一次,他还在为他的穆桂英发愁。离开荣家,我去找了他的穆桂英。
他的穆桂英很美,是这承德城里最美的女人。我对她说,姑娘是当今的穆桂英,不知杨宗保何处。她说国仇家恨在身,谈什么儿女私情。
我汗然,我只想我爱的人快乐。
“两个人的力量总大过单打独斗”我看她有一丝动容“你的杨宗保在等你”
“他是杨宗保还是潘仁美,还未可知”
“就算是潘仁美,你也可以利用潘仁美的资源做自己想做的事啊!”
又拉拉杂杂的说了些话,我便告辞了。
又过了一月,荣家大少娶亲,我本想去道贺,但荣家请戏班子联唱七日堂会,我便打消了念头,捡着凤还巢之类的喜庆的戏唱,权当我给他的贺礼了。
之后我再没唱过凤还巢,也不唱杜丽娘了,我唱黛玉进府,黛玉葬花,魂断潇湘,庆幸的是我在承德城内有那一星半点名气,该折子班主也由的我,演出后观众们听着新鲜也很喜欢,班主看着每日满满的戏园子,皱巴的脸上出现了笑。唱了十几日哭哭啼啼,我又腻味了,又唱杜丽娘,唱穆桂英,唱李香君,唱一切美好的、激昂的、欢乐的故事。我爱他,他快乐,他娶了徐一航,他很快乐,这不就结了么?我又不是女儿身,又嫁不得他,有什么好难过的呢!
近日,承德城里的日本长官又换了一个,我不太清楚他们日本人的官阶,大约是个很大的官儿,因为当我出场的时候戏园子里只有他一个坐着的,四周是站的笔直的日本兵,我皱了皱眉只能开口唱,一张口,完了!我失声了!我惊慌失措、我泪流满面,泪水冲花了油彩,就是没有声音,班主着急的跟日本长官解释,长官面无表情的走了,当最后一个日本兵离开的时候我瘫坐在戏台上,浑身发抖。
很快,一对日本兵压着一个大夫来了,大夫战战兢兢的给我诊脉,神情疑惑,日本长官看出端倪,用别扭的中国话问他,大夫看看我,咬了咬牙说“许老板这病来的凶猛,我没把握”日本长官立时瞪眼,手放在了腰间的枪上,大夫吓得赶紧说“我试试、我试试”
这一试便是七日,我能略微发出些嗯啊之声,大夫请辞,说是实在治不了了。日本长官皱着眉看着我发出嗯啊之声,终究是放他走了。转天又换了一个大夫,苦药汤子不断。全承德城的人都知道了,戏班的许老板失声了,日日大夫不断,却也不见好转。班主每日愁眉苦脸的叹气,也没多说什么。一个月后,我恢复声音时院里那棵小树死了。
刚好了声音,我又得了风寒,风寒好了,又倒了嗓子,待养好了嗓子,已经隆冬腊月,弦音生涩我拒绝登台。如此便到了春天,草长莺飞,班主说班子里没多少钱了,荣少爷想包场。
我终于病好了,在后台描眉画眼,勒额贴片,于是许一霖不见了,名妓李香君袅袅婷婷。我在叮隆呛里登台,病中不见客,台下是一年未见的荣石,今日他穿着夹克,旁边坐着日本长官。是了,有谁说过他不是杨宗保,他是潘仁美!但,他是有苦衷的吧,定是日本长官威胁他。李香君剖白着自己的心,许一霖在想着他的荣石。
荣大少包场三日,戏园子三日没关门,出将入相,唱了整出的桃花扇、生死恨,还唱了霸王别姬,我声音开始嘶哑,调子开始飘忽。虞姬自刎而亡,许一霖却在想荣石。
我回到后台卸妆,刚脱了戏衣,便晕了过去,三日未歇,我不知道我怎么撑下来的。我连睡了两日,发现并不在戏园子里,陌生的环境让我惶恐,幸好身上的衣衫完整。我出门,这院子眼熟,原来是荣石家里,我怎么到这里了,我找家丁问才知道,那日我晕倒,日本长官要将我带走,荣石把我抢了回来,自己却被抓走,一直没有放出来,现在少奶奶要去救人。我寻到了那位穆桂英,她拿着她的强弓,穿着短衣正要出门,我说事由我而起,我去救她。穆桂英对我皱眉,我知道,他瞧不上我,一个肩部能挑手不能提的戏子,她认为我什么都做不了。但他忽略了我是个男人,能打晕她,虽然是从背后。我丢下手里的木棒,让家丁把她抬回去,顺便请大夫,我第一次打人,怕打不晕用足力气,又怕打伤她。
回到戏班,班主依旧愁眉苦脸,见我回去了,直接塞给我个包袱让我赶紧走,别再给他惹麻烦,我看到他眼中有泪光。我接住然后回了屋,包袱里有些衣服和钱💰。我重新收拾了个包袱,放进去一身西施的戏服,拿了西施的头面,胭脂水粉油彩眉黛。叮嘱了班主注意身子,顺便告诉他我留在班子里的所有东西让他随意处置,便离开了戏班。
我拿着包袱在承德城里慢慢走着、看着,看这个我生活了多年的城市,看这个养大我爱的人的城市……
天黑了,我走到了日本长官的府邸,卫兵不认识我,我不会说日语,正踌躇着那个獐头鼠目的翻译出来了,忍着恶心央了他带我去见长官,一路上他动手动脚,我忍着。
我与那日本人说,须得放了荣石,一切便都由他。日本人答应了,带着我去放人,荣石受了刑,满身血污,成口结舌的看着我被日本人搂着,接着便是愤怒的叫喊,他说许一霖你抽什么风,他说许一霖你走,我冷笑着声音也冰冷“我许一霖做什么关你荣大少什么事儿?你干嘛挡着我发财,当年你救过我今日就算是还你了”说完不再看他,转身离开。
我给日本人唱了一折西施,他笑着叫好,一曲终了。我摆出一个娇羞的神情,念白“君不来尝尝妾唇上的胭脂麽~”接着便是日本人铺天盖地的吻,他细细尝着我的唇,我带着西施的头面倒在桌子上,西施蒙了尘,我对不起她。
我看到一个日本军官趴在我身上,两个人嘴角都有一抹血,身子都是直挺挺的。我在胭脂里加了砒霜,入口便亡。
第二日,日本兵才叽里呱啦的叫着,我被丢到了乱葬岗。我见到了荣石,不,这不是荣石,这人比荣石胖,一身白衣,披头散发,拿着扇子,他问我有什么心事没了。
我看见荣石从远处来,带着铁掀,那人也看到了,长叹一声就是为他?我点头,我想陪着他。那人拿扇子扇了两下长叹一声。
你是阎王么?我问
我是蔺晨。他答
你是来接我去地府的?不是牛头马面么?
那有什么地府。都是人们瞎编的,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那我是什么?
你是执念,本来人死如灯灭,但有人执念太重不愿离开,执念就游荡在天地间,久久不能消散,就像你这样
哦。那你有什么执念
我不是
那你是什么
我是琅琊阁主
琅琊阁是做什么的
管你们这些执念的
那还是阎王啊
……你说是就是吧
那你是要带走我么
如果你作恶,我会带走你
我想陪着他。我望了一眼正在挖坑的荣石
那行吧
说完,那人变成了一只鸽子飞走了,哦,原来他真不是阎王,是一只鸽子精。
荣石将我埋了,还埋进去一把枪,说是让我在阴间防身,别再被鬼欺负了去。他说他知道我的心,但却不能回我,因为他有心上人了,他说如果有来生,定不负我。他在我坟前,哭了。
我便日日跟着他,飘飘荡荡,原来他不是潘仁美,的确是杨宗保,他在戏园子里交换情报,他买药品给抗日军人,他是个间谍,是个中国人。

彩蛋惊现藤新老师 耳朵听出了原声 还以为是录音啊😂😂😂
算是真真正正正式粉上黄老师了
但是有乐乐我就要纠结一下要不要选乐乐了
昨天的老叶就坐在正后方 超级开心
大神比大眼还准 今后有啥事就拜大神了
敲开心

难道是我对角色有什么误会?
莫凡洞察一切?
那他怎么不知道自己配合不好导致输出低?
虽然最后知道了 怎么知道的我忘了
小安个人主义?
那一直知道自己是短板 主动练习 甚至直接投身网游坑队友的是谁?
一直配合队友 甚至刚上场就被换下来的是谁?
不要跟我说因为他是短板
个人主义
看看整个呼啸就知道什么叫个人主义了
真是不知道这是百度的问题还是剧本的问题

刚开始学
做练习的时候做了个小东西
盒盒盒

关于「以父之名」的叨逼叨

抱歉占tag
我基本是懒得要死的人
所以更文看起来特别费劲
看我坑过的文就知道了
而且现在还有不少的「楼诚衍生」脑洞没有写
也曾经把「楼诚衍生」的脑洞给别人写
好像还不止一个
我一直没写全职 也是怕写毁
其实还有一个关于双花的脑洞(跟一个太太聊天时说到了一下)也没有写
我可能忘了说 我写这篇韩张也是因为看了一个太太的画 真的超级美
张副的侧脸 老韩的背影
张副是天使 老韩是拳法家
我觉得特别有感觉 爱了很久的一张图
而且我看「万圣街」(一个漫画)主角的房东是天使林老师 主角的哥哥是恶魔尼克 基本上他俩就是CP了 所以我觉得天使&恶魔的韩张可以的
跟太太聊了几次我说这张图 我想下手韩张
小姐姐还鼓励我 写啊什么的
我觉得我可能不行 我放了一部分截图 有人说会看
结果我尽力的写了一下
当然结果是没有人看的 我也知道自己因为上班跟一些个人的原因现在基本废掉了 写的特别不咂地
但其实我没想到 我收到的唯一一条不来自于我认识朋友的鼓励评论 是说一个「勿忘我」的文
我其实也不说挑剔吧 但是因为个人爱好 或者CP的关系
我喜欢的CP多 但看的文极少
也是因为我懒吧(当然 我也是懒得打这么多字的 还是用手机抠 但是不说出来我觉得憋屈)
所以我没看过这个故事 甚至没有听说过这个故事 包括它的名字跟作者
点到即止的跟我说 我知道是给我留面子
我看着我台湾乐团圈的同人朋友一个个散了 看着「楼诚」圈天天撕 就连看全职都有人因为CP撕
我懒得撕 也不想撕
如果说 有人觉得我「撞梗」了(我就是捡好听的词说我自己嘛~)麻烦告诉我文的同时 告诉我作者 我也去拜读一下
如果说 你们看的影视剧跟我的文相似 说出来 没准我也是因为看了那个片子才有的灵感 有时候我会把灵感来源直接写在第一更的叨逼叨里的 仔细读题嘛 一般这种都是我给自己出的送命题
但是如果有人说我抄 不好意思 我还真不会抄(抄也是有技术的 我技术真不到家)
要真说抄 昨天那更 写张副的 我还真是对着虫爹写的原文描写的 张副强迫症有据可寻啊(摊手)
说到技术 我想到 我有一段时间写文比较「古龙」一段比较「台」这都是我受影响导致的个人风格问题
要有人说我抄 我也没办法了
如果执意认为我是抄的也好 撞梗也好
文 我删掉
再也不涉足写全职同人了(看还是要看的)
okay?
没看错 我就是对那个含蓄说我的人喊话呢
最后再一次抱歉占tag 因为我会去打tag